主页 > 创业 >

南怀瑾遗产纠纷真相!“古二五”的逻辑及其蛊惑性.

[提要]在南怀瑾老师去世六周年之际、一个在台湾卖保险的古国志、为了实现自己的大师梦、牟取更大的利益、来大陆地区胡说胡有理,蛊惑蛊有理的人心浮躁的多媒体网络时代,往往比正说...

  在南怀瑾老师去世六周年之际、一个在台湾卖保险的古国志、为了实现自己的大师梦、牟取更大的利益、来大陆地区胡说胡有理,蛊惑蛊有理的人心浮躁的多媒体网络时代,往往比正说更有趣,所以古国治跳出来八卦抖料,以《老古说老古》为题,洋洋洒洒撰写下了与南怀瑾老师生前关于老古文化有限公司录音相悖的内容,让不明就里的读者,南粉们一团雾水。譬如我作位读者之一,刚开始,准确说若干年前,南家儿孙还没诉诸法律的时候,认为老古文化事业公司的前身老古出版社是古国治在读大学听完南师讲课,为南师提包,慢慢有了感情,后来将养母留给他的家产抵押银行后,帮助南师成立了老古出版社,给人的印象是老古的实际投资人是古国治,并且帮助南师打点、经营店面一段时间,才离开老古的,以后在台湾一家投资保险公司干了大半辈子。在太湖大学堂竣工完成,南师正式开课后,古国治在大学堂作为听课的,儒佛道三门贯通的修行者,偶尔也会来大学堂。南师剛离世时,网上传出南师让古国治回来接手太湖大学堂。关于老古文化事业公司的实际投资及种种传闻,迟迟未见他本人的正面回应,迷雾一团,大概配合南家儿孙缠讼及其自身利益的考虑吧。当你在算计“有人跟着南师,受南师名望之惠,财产增加了七十倍。”时,不妨扪心也算算,你自己跟着南师,从提包的穷学生到现在所获得的资产,不知增加了几千万倍,不知你自己一时半会,能不能下点工夫,算给爱屋及乌的大陆人朋友听听。能不能讲清楚你当初精神如何的不正常,出尔反尔说要出家,事先讲好将养父母留下的房产送给你的老师,后又结婚,老师又另外买房子还你,这算不算供养?请交代清楚。据说,南师走后,你不是借助老师名望,怎会有机会长期居住在江苏庙港老太庙,以讲学为名打发余生,搞荔枝微课堂,策划赞助费,“探访南师足迹,寻根开悟之旅”的纪念活动,每人收费6900元,早鸟优惠价5900元,变相包装搞成的商业五日游,用你自己的话讲:你到底属于哪类人,“不求回报”还是“投资心理求回报”,你爱不爱钱,问问你的身边的同事和大陆的听众们。

  苏州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根据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南怀瑾先生的遗物尚未有明确定论!

  关键新闻

  现在社会上网传的南师藏书不见了,早在2016年12月(2016)苏05刑终748号就有判决结果,这是一起刑事诉讼案,文书全部内容是:

  江苏省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6)苏05刑终748号

  上诉人(一审起诉人):南小舜。

  上诉人南小舜因刑事自诉郭姮妟、李素美侵占一案,不服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2016)苏0509刑初1589号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

  南小舜上诉请求:撤销原审裁定,并指令原审法院立案受理。事实和理由:原审法院对上诉人提供的证据视而不见,上诉人提起的刑事自诉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缺乏相应罪证,原审裁定不予受理是错误的。

  本院经审查认为,根据上诉人提交的证据,南某某先生的遗物尚未有明确定论。现有证据尚不能证明郭姮妟、李素美实施了侵占行为。上诉人提起的刑事自诉,缺乏相应罪证,不符合刑事自诉案件受理条件。原审法院裁定表述不予受理的理由并无不当。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长  邹理华

  审判员  谢 坚

  审判员  朱 敏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

  书记员  钱 洁

  古二五”的逻辑及其蛊惑性

  作者:  行云流水

  胡说胡有理,蛊惑蛊有理的人心浮躁的多媒体网络时代,往往比正说更有趣,所以古国治跳出来八卦抖料,以《老古说老古》为题,洋洋洒洒撰写下了与南怀瑾老师生前关于老古文化有限公司录音相悖的内容,让不明就里的读者,南粉们一团雾水。

  譬如我作位读者之一,刚开始,准确说若干年前,南家儿孙还没诉诸法律的时候,认为老古文化事业公司的前身老古出版社是古国治在读大学听完南师讲课,为南师提包,慢慢有了感情,后来将养母留给他的家产抵押银行后,帮助南师成立了老古出版社,给人的印象是老古的实际投资人是古国治,并且帮助南师打点、经营店面一段时间,才离开老古的,以后在台湾一家投资保险公司干了大半辈子。在太湖大学堂竣工完成,南师正式开课后,古国治在大学堂作为听课的,儒佛道三门贯通的修行者,偶尔也会来大学堂。南师剛离世时,网上传出南师让古国治回来接手太湖大学堂。关于老古文化事业公司的实际投资及种种传闻,迟迟未见他本人的正面回应,迷雾一团,大概配合南家儿孙缠讼及其自身利益的考虑吧。当你在算计“有人跟着南师,受南师名望之惠,财产增加了七十倍。”时,不妨扪心也算算,你自己跟着南师,从提包的穷学生到现在所获得的资产,不知增加了几千万倍,不知你自己一时半会,能不能下点工夫,算给爱屋及乌的大陆人朋友听听。

 

  能不能讲清楚你当初精神如何的不正常,出尔反尔说要出家,事先讲好将养父母留下的房产送给你的老师,后又结婚,老师又另外买房子还你,这算不算供养?请交代清楚。据说,南师走后,你不是借助老师名望,怎会有机会长期居住在江苏庙港老太庙,以讲学为名打发余生,搞荔枝微课堂,策划赞助费,“探访南师足迹,寻根开悟之旅”的纪念活动,每人收费6900元,早鸟优惠价5900元,变相包装搞成的商业五日游,用你自己的话讲:你到底属于哪类人,“不求回报”还是“投资心理求回报”,你爱不爱钱,问问曾与你共过事的同事和大陆的听众们。

 

  你们(包括刘雨虹、马宏达、还有恒南书院的李慈雄等)伙同一起,反复指责李家人是投资求回报,就像你说的:“假如求回报不要宣称是供养南师。。。”,“李家人因官司的问题,就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求回报,”你在2018年10月《话说南怀瑾著作先生权之争》,开篇“缠讼多年的南怀瑾先生著作权之争,2018年9月28日上海高级法院二审落槌定判,认定南怀瑾著作权并没有赠予郭姮妟代持南怀瑾先生股份的老古文化公司。仍属南家所有。”可看出古国治二百五的逻辑:

  假如求回报不要宣称是供养南师。南师过世前后没有白纸黑字交待他的儿孙及其他相关学生应该享有李家供养南师的继承权吧,捐赠书作为书面证据之王,如何被你们再网上糟蹋的够呛,但最终没骗过法官的眼睛。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死者的法定继承人享有死者生前被供养的继承权,并且南师后人目前没听说有出家人,都是早已脱困能自食其力的在家公民,咋来的用供养一词反复打击李家人?

  如果你、你们没有做到像李家人三十年如一日照顾南师感到愧疚,你和你们可以要求你和你们自己去侍奉老师的法定继承人,也可以去侍奉已入美国籍的文武忠孝具备的南国熙,通过补偿表达对南师的哀思、追忆,这是你们自己应该考虑的事情,不需向大众表白,不过为了慎重起见,给你们一个二百五的建议:不要重蹈李家人招惹官司的前车之鉴,建议你们对南国熙背景做具体调查,包括亲子鉴定,证明是不是南师的亲生儿子,形成像正式文书的评估报告,然后在通过南怀瑾学术研究会网络平台,发布一份如“天下为公,诸如李慈雄昭告恆南书院是天下的”之类的公告,昭告天下(然后顺理把临时的工业用地变为永久的文化用地,大手笔的资产置换)这样你们供养南师的美好愿景,就可以世世代代被您们的后人宏扬、继承下去,名利双收或许千秋万代、千古美谈。

  “李家人因官司的问题,就会让人怀疑是不是求回报”,这是古国治的原话,还用了缠讼一词,“官司”“缠讼”,不得不多问你几句:是谁在兴讼,缠讼的主体是什么,你为什么不去说清楚呢?李家人没有主动去任何一家法院打官司,这统统是有人利用南家儿孙在台北、大陆兴讼、缠讼李家人的几十宗民、刑事案件,到2018年陆续已有判定结果。是对南家儿孙大大不利的判定结果,不是你矫饰的那样,李家人并没有发起一桩不利于南家儿孙名誉的诉讼,不是你矫饰的那样,“南家子女受到冤屈”。这也是你们一贯的基本面目,利用法律打官司,又不尊重判决结果,这与文化痞子的做派有何异?

 

  你作为先于李家人认识南师的老同学,应有更多亲近、供养南师的机会,你没有李家人的气魄,也没有像你一样出身贫寒的朱文光那样的才识和厚道,这就是你的病根、短板。你不做有利于和解的有益工作,却去效仿刘雨虹老太太,利用南家后人不明真相,挑起人性的贪嗔痴,兴讼、缠讼,同时缺乏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极不尊重法律的判决结果,不停地大造舆论,对外散布不实之辞,已经是一错再错,错到了外婆家。你在2018年10月《话说南怀瑾著作先生权之争》,开篇信口雌黄放言“缠讼多年的南怀瑾先生著作权之争,2018年9月28日上海高级法院二审落槌定判,认定南怀瑾著作权并没有赠予郭姮妟代持南怀瑾先生股份的老古文化公司。仍属南家所有”

  古国治说的是 2018年9月28日上海高级法院二审落槌定判,就是上海市高级法院2018年9月28日作出的(2017)年沪民终233号终审判决,是对一审判决结果的修正,文书里面没有古国治所说的原文,纯属古国治的个人臆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读判决书一审、二审原文,参考今天(2019年老古网站发布的南师原声《南师说老古》,不需他人费舌,就能作出合理判断。

  如果大家关心兴讼、缠讼的来龙去脉,最简洁的办法就去仔细阅读这几十宗法律文书内容及判决结果,配合参考南师的录音、南师本人签字文稿,亲笔书信,很容易发现古国治的这类陈词滥调的说辞,毫无真实、可信度,以后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去关心、传播这些不实在的东西。

  绿化网络空间是每个人的义务和责任,再谈几点意见:

  “至于说到要推广和践行南怀瑾先生的文化理念,就一定要抓住吴江太湖国际实验学校和老古文化吗?没有实验学校和老古公司就不能推广和践行吗?。。。”古国治如果用这些话用来规劝你自己和南家后人,就好比119的消防作用,转烦恼,是熄灭人性贪嗔痴的良剂,心能转物,这不是随便侈谈的学理,更不是用来打击别人的戒尺。

  郭姮妟就是南师生前选定的老古文化公司的第二代法人,她就有责任、义不容辞去做好法人应该做的工作,乃至事业的成就。这不妨碍南家儿孙的天下为公,不妨碍你们对文化的传承热情。你们可以为了缠讼的需要,漠视这个基本事实,尽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因为你们的口号:打官司就是为了修行。那么义工评论员二五君就此打住,信奉一个道理:动身发语独为罪,引满能招业力牵。

  据古国治先生统计:目前在中国大陆内地、香港、台湾及美国法国推广和践行南怀瑾先生文化理念的大有人在,有机构,有团体,有个人,形式方法也不同,大大小小加起来可不少呀!”难道这些机构、团体、个人做法是通过打官司,发起诸多缠讼,去争得、抓住了吴江国际实验学校和老古文化公司,才去做的推广工作吗?这应是大家冷静思考和认真处理、化解矛盾方方面面的很好的参考资料,值得众人认真反省。

 

  当南师遗产归属准备提到法律层面去解决的时候,南家儿孙在温州日报,公开声明不私占南师遗产,捐作社会公益,这本身就是一个义理不通的病句,遗产归属不明的情形下,过早发出这份声明,很不合时宜,南家不少后人在南师离世时,随着国家改革开放三十年,家境大大改观,用富裕形容,绝不为过,真有这份爱心,难道要争得你们虚构的所谓南师巨额遗产,才能天下为公?动不动昭告天下,猪鼻子插葱、装象的举动,让人有一种入戏太深的感怀。

  在刑事诉讼无效的情况下,改为民事案件,这是南家后人在南师离世后,反目为仇,反复惯用的手法,其后的帮凶既是打手,又是能说会道制造网络舆论的原创人物,这类人的共性,当在法院判决不利的情况下,东拉西扯,一会引用哪家报刊说,一会引用**在哪家说,甚至无理也无耻到利用大学堂隔壁的出家比丘尼身份来作挡箭牌,丑化李家人形象,种种手法用尽,就不能正常直接引用法院判决书,以正视听,既然诉诸法律,又不能静候法院的判决,六年来不停地干扰法院正常履行程序,这才是这类修行人的实质所在。

  当敬畏、感恩之心荡然无存的时候,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当抢占老古,吴江学校的企图不能得逞时,我不能得到的东西,李家人也休想拥有,南国熙等人就不停地采取各种手段,找出种种歪歪理由,一周一封信去骚扰、威胁政府有关部门,冻结学校户头,关停学校。看似眼花缭乱的诸多官司,只要顺着事实的发展逻辑,是很容易看清事物的本质,包括这类人的真实嘴脸。

上一篇:一文看尽投资人和创业者眼中的创投寒冬真相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7 联合早报网 版权所有